• 昨天,多个“许愿瓶”已被认领 今天,再有10个愿望等待实现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张英姿 发表时间:2021-05-06 07:55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张英姿  2021-05-06
    爱有翅膀,御风而行。一个心愿,一段漂流,一次温暖的相遇与携手。

    2021新快报“许愿瓶行动”引发关注,有爱心读者更是千里跨省送暖

    得知有读者认领了小鸿基的心愿,并额外送出一辆单车给懂事的孩子,妈妈杨金连哽咽难言,“太感动了,不知该说什么。谢谢!”

    2021新快报“许愿瓶行动”昨日起航,10位地贫孩子的心愿引来读者关注:张女士从河南郑州打来电话,为文菁准备了破壁机;广州天河区刘警官,要给宗怡寄小投影仪;佛山陈小姐,认真选购洗衣机送给坚强勤苦的“鱼档夫妻”……

    爱有翅膀,御风而行。一个心愿,一段漂流,一次温暖的相遇与携手。

    从2012年首次发起至今10年,“许愿瓶行动”已帮助近300名地贫患者,完成小小梦想。今天,还有10个孩子的心愿,随天天公益平台放流人海。许愿瓶接受一对一认领(认领热线18665089067),感恩有您,与我们一起,守护孩子。

    许愿瓶11号

    “要移植了!好想带一台iPad陪我入仓”

    只要能腾出时间,冯卫冬不想错过任何一场有关地贫防治的宣传活动,“地贫家庭太难,父母和孩子都苦。”他以“过来人”的身份,讲述重型地贫对一个普通家庭的伤害。

    儿子宇恒,是冯卫冬最深的痛。2011年,不满周岁的宇恒确诊地贫,为了方便给孩子输血,冯卫冬夫妇从清远连州来到广州,在番禺一间出租屋里安家,靠微薄的打工收入维持儿子的治疗。宇恒在父母的呵护下渐渐长大,但看似平静的小家庭,却在月月入不敷出的窘迫下出现裂痕。去年,宇恒妈不堪重负选择离开,照顾宇恒的重担,落在冯卫冬一人肩上。

    妻子的离去,更加坚定了冯卫冬救治儿子的决心。今年初,宇恒等到了骨髓库内一份全合的造血干细胞,按照医院安排,最晚本月底就能入仓手术。

    10岁的宇恒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每天都要问几遍,“爸爸,医院来通知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去住院?”他憧憬着摆脱血袋和排铁泵后的生活,“可以像同学们一样跑步、打球,还能常回老家看爷爷奶奶吧?”

    能够参加新快报许愿瓶行动,宇恒很兴奋,“要移植了!好想带一台iPad陪我入仓,能学习也能解闷。”

    许愿瓶12号

    “有了洗衣机,妈妈就没那么累”

    阿贝在广州市白云区读技校,平时住校,一个月回家一趟。有一次,他回家看见,家里的大水盆里装了满满一盆衣服,便知道爸爸妈妈又忙得没空洗衣服了。

    “妈妈,不如我们买一台洗衣机吧?”阿贝向妈妈提议了好几次,妈妈李彩云却用沉默回应。李彩云无奈地说:“我和丈夫每天加班到十点多才回家,很疲劳。但一般都会抽点时间洗衣服、打扫卫生。有时实在太累了,只好‘偷懒’一下。没想到,这么狼狈的一幕,给儿子看到了。”

    地贫患儿的家庭,这样的场景很常见。阿贝是中间型地贫患者,输血治疗压力相对小,但仍要排铁。8年前,夫妻俩带着阿贝兄弟,从广西老家到广州花都打工,一家四口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除了电饭锅、电磁炉,家里并没有添置大电器。阿贝的爸爸妈妈在婴儿用品加工厂的流水线工作,为了生活和治疗,经常加班加点。当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他们只想躺下睡觉。

    阿贝在学校寄宿,平日自己洗衣服,到周末回家时,他从不把学校的脏衣服带回家。“虽然这样,我平日也要洗三个人的衣服。我想,这也是阿贝为我们许愿,要一台洗衣机的原因吧。他说过,不想我太累。”在李彩云心目中,阿贝就是孝顺儿子。

    许愿瓶13号

    “装上热水器,孩子就能安全洗澡”

    8岁的嘉聪很瘦小,身高1米2,体重只有40斤。“儿子体质很瘦弱,夏天都经常感冒,冬天就更可怜了。”嘉聪妈妈程玉梅是花都人,她和丈夫一个打散工,一个送外卖,月入不到4000元,为了给嘉聪维持输血和排铁治疗,日子过得紧巴巴。

    程玉梅苦笑着告诉记者,直到现在,家里除了一台已经打不开的电视机,都没有几样像样的家电。

    没有家电的家庭,怎样过?冬天,洗澡的时候,她给孩子烧热水;食物没有冰箱保存,只能当天吃完……每次看见邻居家里都用上了电热水器,用着电冰箱,她好生羡慕。“如果能装上热水器,嘉聪在冬天就可以又舒服又安全地洗澡了。”

    许愿瓶14号

    “有了洗衣机,儿子不会太辛苦”

    国勇没有手机,他的愿望,是通过他妈妈李桂兰来联系的。此时此刻,妈妈李桂兰正在清远阳山老家,照顾国勇96岁的爷爷和正在读初中的妹妹。因为妈妈回到老家,在广州出租屋的生活全靠爸爸冯晚坤和国勇父子俩维持,李桂兰一颗心两头牵挂。

    为了方便国勇在广州输血、就医,李桂兰和丈夫冯晚坤多年居住在广州越秀南路的一间狭小的出租屋里。家里的生计,全靠冯晚坤做搬运工维持,李桂兰长期往返于广州和阳山两地,为照顾老家的老人和广州的儿子奔波。

    今年,高龄的爷爷卧床不起,李桂兰便长留老家。“国勇今年17岁了,已经能帮爸爸做家务。对于广州出租屋的生活,我不担心。但是,最近听儿子说,随着天气越来越热,他和爸爸换下来的衣服不少,天天洗不过来,他还建议我买一台小型洗衣机,减轻家务压力。”因为爸爸从事体力劳动,下班又晚。晚上回家,国勇为了给爸爸争取时间休息,经常替爸爸洗衣服,但爸爸的衣服,经常要花大力气才能清洗干净。

    以前李桂兰不舍得买洗衣机,不论严寒还是酷暑,洗衣都用手。但如今她不想儿子太辛苦。“可是,我没工作,丈夫工资低,还要支出儿子输血和排铁的钱,根本没钱买一台洗衣机。”于是,在许愿瓶活动里,李桂兰联系新快报,为儿子许下一台洗衣机的愿望。“洗衣机不用太贵,能洗三个人的衣服就可以了。如果能实现,就能给国勇一个惊喜。”她说。

    许愿瓶15号

    “天气太热了,家里需要空调扇”

    安安在惠州龙门读大专,天气热了,因为没有空调,身上起了几次痱子,又疼又痒,非常难忍。痱子对普通人来说,是极普通的皮肤病。但发生在安安身上,却是难题。因为身患重型地中海贫血,有些药物不敢随便用。为了治疗痱子,她只能用医保目录以外的自费药,每次看病都要花几百元。

    妈妈苏红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又无可奈何。她本想给女儿买一台空调扇,但安安说什么都不舍得爸爸花钱。“家里就靠安安爸爸一份工资养活6口人,压力确实有点大。”苏红艺承认经济拮据,得知安安有机会参与“许愿瓶行动”,她想送一台空调扇给女儿。“重型地贫患者的人生不容易,保养好自己,就是减轻家庭负担。”

    许愿瓶16号

    “妈妈很需要一台洗衣机”

    妈妈王桂妹对儿子的评价是:“从小到大都是乖乖仔,特别懂得生计艰难。”他们一家五口住在南沙区东涌的板间房里。子轩自小患病,输血、排铁费用巨大,经济很紧张。“没事的妈妈,我长大之后会养你。”子轩从小是个有志气的孩子。

    说起儿子,王桂妹笑中带泪。子轩5岁开始,输血、吃药都很少让妈妈操心。读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就懂得把家里的零食带去学校卖给同学,每天都帮十几名同学买早餐,每份赚5毛钱跑腿费,以此替自己赚零用钱。当然,此举后来被老师规劝了。但王桂妹明白,儿子这样做,是为了减少妈妈的支出。

    18岁之后,子轩一力担起自己的治疗费和生活费,妈妈陪他看病,给他零花钱,都被他劝回。“子轩在罗定读大专,学习电子商务。这个专业教会了他开网店,他看到电商行业的蓬勃发展,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希望日后靠双手拼搏。”

    最近,家里的洗衣机坏了,王桂妹想重新买一台,便在附近的鱼塘找到一份夜间管理员的工作,想用劳动“冲抵”买新洗衣机的额外支出,但子轩心疼妈妈天天熬夜,想许愿一台洗衣机送给妈妈。

    许愿瓶17号

    “移植仓很闷,我想看动画片解闷”

    一到晚上,个子小小、圆头圆脑的黎家文便主动躺在床上,撸起袖子,让妈妈帮他打排铁针。“妈妈,我做好排铁治疗,就可以去入仓做骨髓移植了,对吧?”家文最期待的“入仓”,可能将在近期到来,他高兴得日盼夜盼。

    自出生4个月起,家文就一直靠输血排铁维持生命。每个月输血和排铁的治疗费用就要三千多元,家庭负担十分沉重。

    除了输血和排铁,家文没有其他替代疗法,为此,父母决定搏一把,帮儿子做移植手术。妈妈张海红告诉新快报记者,家文十分幸运。今年1月份,他们才下决心做配型。登记了资料、验血,一周刚过,医院便传来好消息:找到了家文的全相合配型。这可把张海红高兴坏了。“妈妈,如果我可以去移植,你买一台平板电脑给我带进移植仓好吗?在仓里等待‘长细胞’的时候,我想看动画片解闷。”

    儿子的愿望,让张海红沉默了。“别说买平板,现在,我们连30万元的入仓押金都没凑齐,缺口很大。”为了入仓,张海红发起过线上筹款,也申请过救助金,但还差10万元才够支付押金。筹款很难,但她看到家文期待重生的样子,又咬咬牙去努力举债了。

    许愿瓶18号

    “我许一个愿,为妈妈争取一只新电饭锅”

    3个月的时候,晓桐确诊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在父母艰辛维持下,如今晓桐顺利成长到20岁。

    “我去输血和排铁,都非常自觉。”在地贫家长会,晓桐说自己是大姐姐,要给弟弟妹妹做出榜样——只要规范治疗,大家都能顺利成长。

    “抗贫”艰难,晓桐格外珍惜拥有的一切。她悄悄告诉新快报记者:“姐姐,我还想进修,想考专升本。”原来,目前晓桐是大专三年级学生,专攻会计专业,今年即将面临毕业的她,正在实习。“实习期还要妈妈给零用钱。我想学出更好的成绩,找一份好工作养家。”晓桐表示,从小到大,父母为自己付出很多,现自己已经成年,更懂得父母的压力。

    谈及心愿,她笑着说,家里的电饭锅很旧,还断电,“我试一试许愿,为妈妈争取一只新的电饭锅。如果可以,家里就能节省一点开支了。”

    许愿瓶19号

    “如果有个烤箱,我就带他一起学烘焙”

    13岁的阿家读初一了,虽然从小重病缠身,但他一直坚强懂事,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是妈妈振东心里最大的骄傲。“阿家生下来后不久,就确诊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虽然我们一直想给他做手术,但无奈找不到合适的配型。”振东说,在阿家8岁时,他们冒险又生下了一个女儿,但很遗憾,妹妹和哥哥的配型也不成功,最后他们只能选择给阿家长期做保守治疗。

    为了保证阿家每个月顺利输血,振东夫妻俩背井离乡,一直在广州打工生活。“阿家每个月输血加上排铁要自费3000多元,他爸爸是个厨师,每个月工资也就四五千元。”振东说,家里几乎都是月光,为了省钱,她甚至一直舍不得让5岁的小女儿去上幼儿园。

    谈及“许愿瓶行动”,振东笑了起来:“阿家喜欢吃面包、蛋糕,每次总让我给他做,但家里没有烤箱实在不方便,我就想如果有个烤箱的话,除了给他们兄妹俩做好吃的,还能带着阿家一起学烘焙。”振东说,阿家自己也会买菜做饭,所以也很想有烤箱做更多好吃的菜品。

    许愿瓶20号

    “每到夏天,兄弟三人就只能挤在一个屋子里吹空调”

    一到夏天,就是杨权最难受的季节。一家五口租住在广州白云区的的出租屋里,却有一个房间没有安装空调,恰好就是杨权住的这间。

    “夏天到了,没有空调晚上特别热,杨权就和哥哥弟弟挤到一个房间里去,能凉快一些,但也确实太挤了。”妈妈杨丽冬说,房东也告诉他们可以加装空调,但每个月的房租要加50元,他们没舍得。

    其实,早在12年前,出生才不到四个月的杨权,就被确诊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为了给他治疗,杨丽冬夫妻俩殚精竭虑,但也仅能勉强维持一家五口人的生活和杨权的治病所需。“本来也想给他做骨髓移植手术,但是和家里人配型不合,后来我又生了老三,也配不上,只能放弃。”杨丽冬说,随着杨权的年龄增大,每个月所需要输血的量也增加了,费用也越来越多。

    “这么多年,到了夏天,杨权都只能和哥哥弟弟挤在一个房间睡,我们想如果能许个心愿的话,可不可以是一台空调扇?这样杨权睡觉的时候就能凉快很多了。”

    ■专题策划:新快报记者 张英姿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专题采写: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潘芝珍 严蓉

    编辑:白茶
    新闻排行榜
    精彩推荐
    伯乐彩票